在線招聘難為“無米之炊”
2019-10-04 20:30

在線招聘難為“無米之炊”

封面來自東方IC


國慶假期熱鬧非凡,在假期結束之前,很多人又開始忙碌于尋找新的工作。

 

但令人焦慮的是,現在的互聯網招聘平臺上合適的工作似乎越來越少了。

 

而互聯網招聘平臺頻繁以電話騷擾用戶早已見怪不管,但如果你近期剛剛發布招聘或求職信息,你會發現這些平臺更加變本加厲了,他們從推廣服務到辦理會員,輪番換號、以每半小時的頻率轟炸你的手機,讓人不厭其煩。

 

愈加難看的吃相對應著互聯網招聘平臺日漸暴露的生存危機。

 


上個月,58同城發布了2019年Q2業績報告,二級市場迅速對這份報告作出反應—當天,58同城股價大跌5.36%,系近三個月內的最大跌幅。緊隨其后,許諾今年不裁員的姚勁波宣布年底前降級或請走10%的副總裁。Boss直聘雖說是傳來即將IPO的好消息,可其直聘模式越發受到業內詬病,這也將影響公司上市后的走向。

 

互聯網招聘平臺將自身的焦慮轉嫁到用戶身上,而誰又把壓力轉嫁到招聘行業上呢?

 

互聯網招聘的熱鬧和冷清

 

今年春季就業的黃金時期似乎和往年大有不同。

 

以互聯網招聘平臺為例,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19年1月份,前程無憂以超過1000萬的活躍用戶數排在招聘類APP首位,其次是智聯招聘,月活用戶約為685.1萬,BOSS直聘和斗米這類新興招聘模式的平臺成長較快,月活數量均超過300萬。

 

過了金三銀四,這些平臺的活躍度更是猛增。5月份數據顯示,boss直聘的月活人數為364.82萬,智聯招聘漲至809.96萬。

 

浩浩蕩蕩的求職者助推招聘類平臺活躍度提升,但是平臺反而不被資本市場看好。

 

以互聯網招聘市場中占有率第一的58同城為例,2019年Q2公司招聘和房產業務繼續引領市場,不過營收雖然持續上升,可增速放緩的問題日漸明顯。本季度,平臺會員服務實現營收11.84億元,同比增長1.5%;在線推廣產品實現營收27.06億元,同比增長23.8%。而在一年前,這兩個增速數字分別是21.1%和42.3%。

 

招聘市場看似熱鬧,實則冷清。一方面,2018年底許多行業普遍呈現縮編趨勢,各大公司裁員的消息一波又一波傳來,由此積壓了大量迫切需要找尋新工作的待崗人員,這給招聘平臺帶來增長的時機,他們也趁此機會進行擴張。

 

但另一方面,企業的用工需求仍舊沒有恢復。數據顯示,2018年第三季度企業招聘需求創下2016年4月份以來的新低,與2017年第四季度224百萬人的高峰時期相比,需求銳減近40%。其中尤以互聯網行業變化最大,第四季度互聯網就業景氣度從高峰時期的10.24銳減至5.61,招聘需求同比減少20%。

 

進入2019年,據《智聯招聘2019春季人才流動報告》所述,春招期間,找工作的人數同比增加了4%,而招聘需求人數降低了4%。

 

供需兩端的失衡讓夾在其中的互聯網招聘平臺“冰火兩重天”,因為求職者成功與否關系到平臺在線推廣和會員付費的業績。過去幾年,國內招聘已從傳統的廣告發布信息流模式進入以用戶為核心、按效果付費的模式,像大數據高端人才庫以及大數據智能診斷分析等產品功能,就是適應這種轉變的產物。

 

但即使平臺再致力于精準匹配,也架不住熱門行業趨冷和企業用工需求降低。美團點評王慧文曾告誡現在年輕人不要裸辭,并舉例2018年獵頭行業故事:某個在BAT工作很長時間、200萬年薪的產品經理六七個月沒有找到下家了,這在往年是很難出現的現象。

 

過早整合壓制了行業競爭和創新?

 

拉勾網、Boss直聘、獵聘等移動互聯網招聘新秀的誕生和成長,曾讓外界以為網上招聘行業將迎來一場激烈的新舊之爭。

 

 

據個推大數據針對傳統招聘APP和移動互聯網新招聘APP的調查結果顯示,2018年5月以前,傳統求職APP活躍度高于移動互聯網新求職APP。從6月份開始,移動互聯網新求職APP活躍度穩步提升,反超傳統求職APP,用戶對移動互聯網新求職APP表現出較高的接受度。

 

但此時行業已經開始投資下注、提前進入并購的序曲。

 

2017年9月,拉勾網獲得前程無憂1.2億美元D輪戰略融資,前程無憂占股60%;緊隨其后,智聯招聘參與脈脈的C輪融資,并與其達成戰略投資協議;而斗米本身就是58同城孵化而來,所以,整個互聯網招聘行業說到底還是傳統招聘平臺的天下,新秀則成了這些綜合性招聘公司攻入細分市場的棋子。

 

巧合的是,接受投資的移動招聘平臺在此之后反而亂象叢生、用戶數據明顯下滑,就連智聯招聘等傳統招聘公司也頻繁開始爆發各類危機。

 

如拉勾網,艾瑞檢測的拉勾App月活數據顯示,從2017年起月活基本呈現下滑趨勢,而且伴隨著頻繁的人員變動,CEO馬德龍也于去年7月離職。還有斗米,鋪天蓋地卻又low到極致的廣告和甩也甩不掉的電話營銷,讓其在“用戶偏好度”排名中始終墊底。

 

最關鍵的是傳統招聘平臺口碑開始急速下滑。2018年6月16日,前程無憂被曝重大負面新聞,195萬用戶求職簡歷信息遭到泄露。近期媒體又報道多家知名招聘網站上的個人簡歷信息在“黑市”上叫賣、背后存在黑色產業鏈一事,矛頭直指智聯招聘。這是因為早前智聯招聘內部多次出現信息泄露、倒賣簡歷的事件。

 

由此可見,招聘網站提前進入整合期,一定程度上消弭了行業的競爭因素,這使得新秀的入局,并沒有發揮到最大的“鯰魚效應”。

 

一個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招聘平臺的用戶體驗不升反降。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在網絡招聘平臺各種不良體驗中,求職者最介意企業信息不真實,占比達34.8%;其次是個人信息遭泄露,占比為31.8%。時至今日,圍繞在智聯招聘、58同城等傳統互聯網招聘公司的負面消息,正是虛假信息和簡歷泄露。

 

據澎湃新聞報道,在我國裁判文書網搜索到的近年60起通過58同城、趕集網發布虛假招聘信息的詐騙案例中,248名被告人通過發布虛假招聘信息詐騙,超過5500名被害人受騙,詐騙金額近億元。

 

2019年是一場生死大考?

 

“等這次到期,我打算把付費停了”。

 

來自浙江的王先生創辦了兩家中小型公司,有60人左右的員工需求。為找到這些人,他每年在各大招聘平臺上付費超過5萬元,但他計劃,以后不在任何一家傳統平臺付費了。

 

無獨有偶,《IT時報》今年年初報道,很多企業為了能夠在智聯招聘網站上看到更多求職者的簡歷,他們購買了智聯招聘幾百至上千元的會員,卻發現充值前后看到的簡歷數量并沒有明顯的區別,甚至還有用戶收到了與自己招聘職位并不相干的簡歷。

 

與智聯招聘不同,前程無憂的企業用戶流失更多的是迫于無奈。據前程無憂Q2財報指出,獨立雇主的估計數量下降13.5%至32.7萬,這使得上半年智聯招聘的社會招聘信息日均500萬條,低于2018年同期。對此其CEO解釋:由于雇主對支出持謹慎態度,并且在這個商業周期中高度選擇性地增加員工人數。

 

二十多年以來,互聯網招聘依然無法跳出信息中介的定位,其聚集C端流量再匹配給B端,但收費和盈利主要靠B端,這就決定了一旦企業端受經濟環境影響,就會間接呈現在招聘平臺上。

 

根據智聯招聘發布的《2019年夏季中國雇主需求與白領人才供給報告》,規模在1000-9999人的大型企業競爭指數最高,為64.9,而且規模在500-999人的中型企業競爭指數首次趕超規模在10000人以上的超大型企業。同時,各規模企業的競爭指數同比上升。

 

 

一面是企業用工需求減弱,一面是裁員導致的龐大待崗人員,由此各行各業的競爭程度都明顯增大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互聯網初創企業成為吸納畢業生的一大集中地,但近期他們也進入了各自的市場考驗期。截至2019 年8月新成立的創業公司有9124 家,其中只有16%的企業獲得了投資,而且融資額度也同比下降了許多。所以,在這種經濟環境下,一些初創公司實際上成為裁員和待崗人員增多的源頭,如ofo、滴滴、蔚來等。

 

長期來看,B端的經濟壓力不僅將繼續影響互聯網招聘平臺的數據增長和盈虧,而且也給行業的人才流動帶來挑戰。

 

當然,這或許也是一個機遇。移動互聯網招聘平臺始終未能發揮積極的變革價值,而借助新技術與新渠道,他們或許還有后發之力。

 

歪道道,獨立撰稿人,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。同名微信公眾號:歪道道(wddtalk)。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。

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虎嗅立場。未經允許不得轉載,授權事宜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

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
贊賞
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

支持一下 ??修改

確定

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...

回頂部
收藏
評論8
點贊25
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